挑鹽古道記行 許 思


  開學之初,教師會活動組就提出了本學期的第一次活動計畫案─尋訪挑鹽古道,體驗先人行跡。時間便訂於十月二十日,運動會後的補假那一天。因為這條路線並未有老師去過,為了讓整個活動過程更為順暢起見,由活動組的劉添興老師,率領了彭武濱、巫義標和吳恆杰三位老師,一行四人浩浩蕩蕩、鄭重其事的前往勘察路線,之後才確定了這次活動的整個行程:信義→飛牛牧場→挑鹽古道→九華山→三義木雕村。

  十月十九日,辛苦的忙完了兩年一度的運動會。次日一早,大家帶著些許疲憊的身體,但卻懷著輕鬆的心情,分別乘坐三部遊覽車,在八點十五分出發,開始了這次的知性之旅。在車上,我們透過介紹,認識了彼此的家屬,其間或閒聊、或觀賞窗外西濱快速公路的美麗景緻、甚或閉目養神,總之,那般心情是不同於帶學生校外參觀旅遊的:少了一份責任的牽掛,多了一份閒散的自在。

  近十點,車經通霄外環道轉入121線,巨型的「飛牛牧場」廣告標誌進入眼簾。此去一路林蔭夾道,鄉間牧野的味道漸濃。購妥了票,進入了牧場,把溫度尚熱的便當,連同飲料和水果分發下去,時間雖只十點三十分,大家還是認為把它擺進肚子裡是減輕負擔的最好方法,就在牛奶屋附近一處偌大的涼亭吃了起來,也享受一杯香郁味濃的鮮乳。飛牛牧場雖稱不上世外桃源,人間仙境,但憑心而論,因其牧區遼闊,加上地勢起伏而多所變化,有大樹小屋錯落其間的婉約,也有一望無垠的綠野壯觀,景緻尚稱優美。可惜乏人導覽,無法對此地的酪農事業和自然生態有較為詳細的認識,任隨大家三五成群,信步於青青草原的牧場之間,談笑於片片翠綠的樹林之下。看著孩子們在山林遊戲場的盡情撒野,那股活力,那份童真,使我們懷念起兒時與自然融合的種種童趣,不禁也為這一代的孩童及其子孫,因著他們父祖輩的濫墾濫伐,導致他們失去了原本該有的自然田園,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無奈和悵然的歉意。

  中午時分,大伙兒來到挑鹽古道登山口,比預定的時間早了半個小時,大多數老師早已按捺不住一股尋幽探秘的衝動情愫,一馬當先的向前行。我們五、六位老師負責殿後壓陣,準時於十二點半從登山口出發。舉步於蟲鳴鳥叫的古道,這才發現它不是用石板鋪成,而是沿著緩坡用一塊塊的大石頭砌成的。經過前人無數腳印的踩踏,表面早已磨得光滑圓潤,並深深的嵌在此間特有的紅壤裡,它們見證了先民運鹽的艱辛過程,也述說著先人雙肩挑著濕重的鹽貨,心頭負荷著一家大小的溫飽,那種「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心路歷程。整條步道大抵是在綿密的相思樹林間,也偶見高大粗壯,年逾百齡的茄冬木,縱然於仲夏之日,必也綠蔭清涼,無須擔心烈日曬頭。真正行走挑鹽古道的時間,單程不過是四、五十分的光景,但一般人走來仍不免氣喘,頻頻歇息,所幸大家都是結伴而行,邊走邊聊間不覺出了石階,完成了這段頗有歷史淵源的挑鹽古道。此時立於 口,可以遠眺大甲溪、鐵砧山,竟然給人一種「天地悠悠」之感。此後便行於柏油路面,右邊是一片遼闊的茶園,名聞遐邇的九華山大興善寺就在眼前,累了也餓了的人,可以入內享用熱騰騰的大碗麵。

  當天是農曆八月十九日,適逢觀音生日,所以前來朝山的十方信徒特別多,光是要找著搭乘的遊覽車都不太容易。這景況也讓我見識到,台灣的民間信仰是何等的遍佈!然而面對今日台灣的種種亂像,社會的處處不安,功利思想的深植人心,自私冷漠的明哲保身,不禁對這些普及各個角落的民間信仰,到底對個人的生命有怎樣程度的更新?對大眾的心靈能有多少的改造?在我的內心又掀起了一陣陣的茫然.......

  在九華山,由於人實在太多了,我們稍作停留便驅車前往三義木雕村。過去都是開車路過,今天得以駐足觀賞此間的藝術品,也是叫人欣喜之事。 這裡以工作坊的型態為主,展示了雕刻師傅的作品。其間不乏氣勢磅礡的巨型創作,可謂鬼斧神工;各家店面也陳列了精雕細琢,玲瓏可愛的小巧藝品。老師們逛得過癮,看得也開心,買起藝品來倒是小心翼翼,其中「拍痧棒」最受大家的青睞。其實,藝術品本來就是屬於奢侈品的一種,不在於你需不需要,而在於你喜不喜歡。喜歡就買吧,而買了就永遠不要後悔。

  當人手一件小藝品,似乎也到了該當回家的時候了。告別這個小城,也結束了這次的知性之旅。期待下一次,更為豐盛且溫馨的知性饗宴。


  客家老古人言

  大哥懶屍,二哥煞猛............一不作二不休

  坡塘肚鴨仔..................一嘍就來

  百家姓從第二隻字讀起.............開口就錢

  鰗鰍K泥沙.................緊來緊大條

  田愛天天到,屋愛朝朝掃    講人就笑,被講就嘴堵鼻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