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學生打傷了  常慚


  在信義十幾年的教學生涯中,許許多多令人快樂的,煩惱的人、事、物,都早已如夢幻泡影般消逝得無影無蹤。然而,有一件事情是我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的。那一次,我在學校上課時,竟把學生打傷了,當時那個孩子哭了,而我也哭了………

  那一天,我拖著被病魔折磨了幾近一個月的身子,滿心不願無精打采的踏進鬧哄哄的教室,心裡還一直幻想著:「如果今天是星期日,那該多好哇!我就可以不必再受這些噪音的汙染了。」

  • 「老師,小甲打我,嗚…嗚…嗚…」

    「老師,小乙把人家的筆用壞了。」

    「老師,小丙故意把腳伸出來,害人家跌倒。」

    「老師,……」

  •   這一連串平時似乎司空見慣的芝麻綠豆小事,對於一個經驗豐富又平靜溫和的老師而言,相信是不難處理的,而對他的情緒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的。

      然而,對於一個身心俱疲又陷於低潮期的病人而言,這字字句句就像毒氣或迷幻藥般,一點一滴的注入我的眼根、耳根、鼻根……,然後它快速的流竄到大腦中。此刻,一個念頭立即生出:「煩死了!你們這群小傢伙天天都惹禍。難道你們就不能乖一點嗎?真是欠揍!」於是,在做過一番精神訓話後,那些「被告」都受到了應得的教訓──打手心。

      當然,「打一下手心」這種小小的懲罰,對於那些天性調皮、好動又聒噪的小朋友而言,是不會有太大的嚇阻效果的。因此,那些瑣碎卻又惱人的「芝麻綠豆」,並沒有因此而消聲匿跡。相反地,它們就像蔓延中的熊熊火焰,不停的燃燒著我的教學熱忱及耐心,我真不知道自己還能忍受多久。

      一節、二節……,時間像蒼老的蝸牛般慢慢的、慢慢的向前移動。終於到了最後一節課,批閱完聯絡簿,就可以放牛吃草,輕鬆一下了。然而,惱人的事又找上門了。這回,問題可大呢!

      「老師,小丁沒去改聯絡簿。」小丙走過來對我說。

      「真的嗎?小丁聯絡簿拿過來給我看看。」我不耐煩的說著。

      「老師,我沒帶。」小丁面不改色的回答著。

      「不,老師,他騙人,他有帶。」小丙又說。

      「是嗎?小丁,不可以說謊哦!」我對他大吼一聲。

      「沒有,老師,我沒有帶。」小丁的聲音有些哽咽。

      這時,我滿腹狐疑的走到他的身旁,打開他的書包一探究竟。出乎意料的,聯絡簿真的在裡面。當我又發現這本簿子竟已有三週未批閱,而且裡面還寫著一段令人不解的話:「老師,為什麼最近小丁的國語習作和生字簿都沒有批改呢?他說最近老師都沒有叫他們寫習作,是真的嗎?」看到這些,真是令人不敢相信。平時看起來既老實又聽話的小丁,竟敢如此欺騙我們。

      我怒氣沖沖的翻開他的習作,仔細一看,天啊!竟然有那麼多課沒寫完,而且也沒有交給我批改。此時,我再詳細查問,才知道他不想寫字,就欺騙家長說,最近老師很忙,所以都沒有改簿子。此時,我按捺已久的怒火,伴隨著先前的「毒氣」,再加上此刻滿腹的委屈和恨鐵不成鋼的情愫,這種種的不滿,共同交織成一張憤恨的網,它緊緊的纏繞著我的心。在網中,我只有痛苦、憤怒,沒有理智、包容和寬恕,更沒有愛。而更可怕的是,我已深陷其中而不自知了。

      為了發洩這股憤恨,我不由分說的伸出我的「鐵砂掌」,「啪!啪!啪!」一連串的巴掌落在小丁細嫩的臉頰上。我邊打邊罵著:「你這個小騙子,小小年紀竟敢如此的欺騙老師和父母,枉費我平時那麼相信你。老師哪一天沒改簿子?每天也都要改個一、二百本,改得頭昏眼花的。連下課也不敢休息,還得盯著你們,怕你們……」說著說著,根本也忘了自己打了他幾下。

      當我回過神定睛一看時,才猛然驚覺他的左臉頰已一片通紅,上面還清楚的印著我的「魔掌印」。

      「天啊!我到底做了什麼事?他只是個不到九歲的小孩兒啊!我怎麼可以這般的傷害他。」我的良心在深處高聲吶喊著,而瞋心卻在一旁露出勝利的微笑。

      此刻,一種既愧疚又心疼的感覺充滿了我的心田。看著受到苦刑的小丁,我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對於自己剛才粗暴、魔鬼般的行為,感到羞愧萬分。「我該如何對家長交代呢?誰能原諒我這種暴行?啊!我完蛋了!」我想。

      「噹!噹!噹!」放學了,匆匆的送走了學生,滿懷悲傷與悔恨的回到家中。像個犯下滔天重罪的死囚犯般的,我開始在自家的佛堂前,嚎啕大哭。在佛菩薩的像前,我真心誠意的懺悔著,毫無隱瞞的坦承自己的過失及悔意;我也祈求佛菩薩的加被賜給我勇氣和智慧,讓我能勇於去面對家長的指責和未知的明天。然而,我的內心非常清楚,淚水、懺悔及祈求已無法改變我打傷人的事實,亦無法減輕我的罪行及傷痛。

      跪在佛前,我整個人沉浸在深深的自責和自省中,內心百感交集,充滿悔意。而今我感到慚愧的是:枉費我讀了那麼多年的聖賢書,還天天想著學佛、成佛、做菩薩這些遙不可及的大事,卻連自己的瞋怒都無法降伏,才會對自己的學生做出如此殘暴的行為。同時,我也體解到:一個人如果無法時時保持覺知,並調伏自己的心,那麼即使是擁有再高深的學識及再高尚的志向,也是難以避免因身口意的不當,而傷人傷己的。而其實真正的愛心,就是時時顧好自己的「心」,不要讓它過度的縮小、膨脹或粗魯、散漫。

      想到這點,我當下拿起了電話筒,決定跟家長道歉,並自請處分。電話另一頭的家長,顯得相當的不滿及痛心,為什麼他們只是在聯絡簿上寫了幾句話,孩子就受到這麼嚴重的懲罰?而我並沒有找任何的藉口來掩飾自己的過失,只是原原本本的將事情發生的經過告訴他們,並坦承自己的疏失及不當的體罰行為。我承認自己是不及格的教師,因為我甚至連自己的情緒及瞋心都無法控制。我還告訴他們,我願意承擔一切的責任,即使是丟了工作,我也不會怨他們的。不過,我也懇請他們相信一點,那就是如果不是基於那種「恨鐵不成鋼」的關心與期待,如果不是曾經那麼信任及愛護他的「寶貝」,今天這一場悲劇是絕對不會發生的。其實,除了在今天早上伸手打他的耳光那一刻以外,我一直都是很關心,很喜歡他的孩子的。我是錯了,可是難道孩子、家長就沒有錯嗎?

      當我提到這點時,家長的情緒似乎也較平緩下來了,口氣中的怒意也減輕了不少。除了心痛和不滿外,他們也能開始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孩子被打」這件事情,而開始檢討孩子的行為偏差及自己管教子女的疏失。

      當我們又談到孩子的作業簿的問題時,我不解的詢問他們,為什麼不早點兒讓我知道這個問題,其實,那只需撥一通電話,或一張便條紙,就可以弄清楚了,而孩子的作業進度就不會耽誤這麼多、這麼久了,孩子的謊言也必然會不攻自破了。他們告訴我並不知道我的電話,並且也不好意思打電話給我。我很訝異,因為其實早在開學時,我就已告訴學生自己的電話號碼,並交代他們轉告家長: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以電話或便條跟我聯絡。

      經過了進一步的溝通,我才知道原來小丁並沒有把我的話老實的告訴父母。而他們也不敢隨便打電話給我。因為如果我的真是一個問題老師,常跟我聯絡,是否會引起我的反感,嫌他們太囉嗦,而遷怒於孩子。如此一來,必然會影響孩子在校的學習生活,甚至會造成孩子的傷害。他們還告訴我一個發生在他們朋友身上的實際例子。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次,他們的一個朋友打電話給自己孩子的老師,請求老師不要叫他的孩子幫忙改數學作業簿,因為他認為孩子本身的反應及數學能力並不是真的很好,而是自己在家中天天費盡心思的教導孩子,陪孩子一起做各種練習題,孩子才能考一百分的。而且孩子很想下課出去玩兒,可是簿子如果改不完,就不能出去玩了。

      沒想到,這個老師隔天早上,竟當著全班學生的面前,數落他的孩子,還說既然他的爸媽這麼會教,老師以後就可以不必再教他了。上課時,也故意冷落他、不理睬他。因為老師認為一定是孩子回家後跟父母亂告狀,家長才會打這通電話。孩子在學校變得非常不快樂。後來,經過再次的溝通,老師對他的孩子態度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更糟。最後,家長只好無奈的買了一份禮物,到老師家登門謝罪。這時才改變孩子在老師心中的印象,也改變了老師對孩子的態度。」

      聽完了這個故事,我的心中感慨萬千,同時感到萬分的慚愧。我體悟到:身兼人師、經師雙重重任的我們,真的該謹言慎行,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口、意,否則怎能使家長放心的把孩子交給我們教導,又怎能博得家長的肯定與信賴。其實,現在的許多家長之所以對我們老師不信任、或是百般挑剔,也不是全無道理的。或許,有時候我們本身的言行表現也該負些責任的;其次,為人父母者,也該好好的負起教養孩子的責任,不要認為把孩子送進學校,自己就沒事了,然後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老師,而不能時時關心孩子及督促孩子的學習及品行;同時家長也不可過分溺愛及縱容孩子,對孩子的要求都一律有求必應,如此也是不明智的,可能會使得孩子養成浪費、不知惜福、不知感恩、或自私自利的習性。

      在經過長達二個小時的懇談後,我和小丁的家長彼此總算有了真正的認識及了解。我們也知道了,唯有學校、老師、家長密切配合、互相信任,才能把孩子教育好,也才能妨止孩子養成一些嚴重、偏差的行為習慣,以致於將來成為影響社會治安的問題青少年或重大罪犯。其實,我們都是愛孩子的,可是卻太粗心了,才會無法及早發現小丁的謊言。被打傷的小丁,就是一記悶棍,痛打在我和家長的身上,打醒了我們平日散漫昏塞的心。否則我們怎能用一顆清楚又認真的心來審視自己的教育方式及言行舉止呢!就像是平時吸食慣了迷魂藥般,如果不是毒性發作而痛苦不堪身陷險境的話,又如何能生出悔悟、戒除的心呢!

      最後,他們以一顆包容善解的心,反過來安慰我,不要再自責了,其實錯不完全在我,他們自己也有很多的疏失。西方諺言:「犯錯,是人性;原諒,是神性。」我衷心感謝他們能散發那股菩薩般的慈悲,撒下了神聖的甘露水,滋潤了我枯乾絕望的心田。我很慶幸,自己能遇到這種寬宏大量的家長,如果換成是別人,可能我今天就不能再站在信義國小的講臺上,與各位一起為教育而奉獻心力了。我的心中充滿了感恩,因為他們送給了我一份塵世間最珍貴的禮物------原諒。那一夜,我失眠了,而我的枕頭也濕了。

      一、二個星期後,小丁臉上的傷痕已消失無蹤了,然而我心中的愧疚,卻絲毫未減。對我而言,這件事將是我永難忘懷的。在日後的教學生活中,它時時提醒我要覺知並控制自己的心念,莫再因一時的瞋怒,而傷人傷己。其實在我們以身、口、意傷害別人時,自己也受到了傷害------甚至更嚴重。

      『靜思語錄』中有一句話:「真正的愛心,就是時時刻刻照顧好自己的這顆心。」願以此與各位共勉,希望不要像我一樣,因一時的粗心大意,而傷害了別人和自己,並祝福大家福慧增長、教學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