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校長,終生校長」可以休矣! 

巫義標 老師


  日前本縣成功國小校長,於上班時間喝酒,並於酒後失態動手毆打該校老師。據悉,該位校長類此行為並非頭一遭。其實,根據過去報載,有不少校長在其任內出了紕漏,捅了樓子,那也是不打緊,只要不被判刑,照樣有校長幹。了不起,暫時換一個偏遠一點的學校,只要關係夠,不消數年,還不是調回市區大學校繼續耀武揚威。此次事件,再次突顯出校長的任用與任期問題。

  國內中小學校長,採用了世界先進國家絕無僅有的「一日校長,終生校長」制度,造成有些校長的有恃無恐,這向來為識者所詬病。雖然有些地方首長一改過去調動模式,真能依據校長辦學績效、地方反映,並參酌其意願,完成調動。一些表現不佳,品德有瑕疵者,則遭貶謫,從城市調往鄉村、山地,從大學校調往小學校。如此的結果,或許給辦學不力的校長一點警惕或當頭棒喝。然而,似乎也衍生更深層的問題,值得我們來思考。我們不禁要問:是否鄉村、山地和較小的學校,就得認命的接受原本表現不佳,品德有瑕疵的校長?若是如此,則這些鄉村、山地和小校的孩子,他們的教育權與城市和大校的孩子相較,豈非被預設為較卑微?

  在風起雲湧的教改聲中,許多人提出:「校長候用資格放寬」、「校長兩階段遴選」與「校長兩任屆滿回任教師」等論點,期使打破以往國內校長的任用規定、程序和「萬年校長」。其旨意不但要取消「校長終生制」,而且也希望未來校園內的老師、行政人員、學生能與校長成為一互動的組織體系。這種不分層級,讓教學歷程與行政經驗相結合,不但符合當前教育改革的鬆綁教育理念,而且也讓學生獲益。

﹝一﹞ 校長候用資格放寬:其旨在要求政府廣開校長儲訓課程,讓教師修完課程即可參加校長甄選,反對沒有實際中小學教學經驗的教育行政官員出任校長的現行制度。強調校長的甄選應為「資格考」制,換言之,考試及格不一定就當校長。殊不知校長乃是一個領導者,領導者首重品德操守、行政、溝通、協調、人際關係、領導......等能力及辦學理念,實不宜單以考試來掄才,而應就上述能力,給予公正、客觀的評鑑,才能任為校長,為大家服務。

﹝二﹞ 兩階段遴選:校長要遴選,已為「行政院教改會」之諮議報告書中所提出之主張,也是民間教改團體呼籲政府的主張。打破傳統「獨斷式」、「一試定江山」的種種疏失。由地方政府成立遴選小組,接受各方推荐,並審核初試人員給教育當局。然後由教師代表、家長代表、行政機關從「有資格」的教師中推舉。經眾人的智慧、眼光拔擢的人選,如此辦學也較能符合大家的期望。

﹝三﹞ 校長期滿回任教師:依據國民教育法施行細則第十四條:國民小學校長之任期定為四年,主要教育行政機關得視辦學成績及實際需要,准予連任,連任以一次為限。」意即法令明確規定是任期制,而立法的原意是校長任期滿,則回任教師。而今,教育行政機關卻將任期滿的校長依然調往他校,形成「萬年校長」的怪現象。

  任滿回任教師,本為極其自然之事,回任並非降級,因為校長與教師非上級對下級的關係。況且這樣的機制,能讓校長體認行政要為教學服務,而非行政領導教學。說來奇怪的是:本來教書教得好好的,一當上校長後,就開始變得不屑教,不能教了。一個不屑教書,不能教書的校長,卻要領導全校師生敦品勵學,週會訓話時也是開口孔、孟,閉口「願教育以終生」,也真夠諷刺荒謬。

  值此國內教改風潮之中,修改教育人員任用條例,改造教育行政官僚體制,實為刻不容緩。尤其應改變校長的任用制度和確立任期屆滿回任教職制度,如此可避免校長權力腐化與權力更張,並讓校長專業自主精神發揮,有關單位宜建立與落實評鑑制度。當萬年國代都已廢除,總統也已回歸任期制時,我們也將「萬年校長」與「終生制度校長」拋進歷史灰燼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