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老師太沉重 李嘉瓏 老師


  剛到信義來實習時,經常被人問及我到底是學生還是老師?不僅學生搞不清楚,甚至連某些老師都在猜測我的身份。事實上,我也時常在懷疑我自己:我感覺自己還是學生,可是別人卻叫我"老師",一種不實在、心虛之感也因這一聲老師而浮現。

  這種尷尬的身份與自我矛盾的情結一直困擾著我。也許是因為我的專業知識、教學技巧與人品並不足以為人師,讓我產生一種莫名的焦慮:當連我自己都不明白人生的真諦與為人的目地時,我如何能帶領我的學生、我的孩子去面對人世間種種的不合理與挑戰;我又該如何告訴他們:社會上有很多事情不是像作數學1+1=2那麼簡單。對於這些事,我也還在學習,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它?

  一直到我畢業,被分派到信義來實習,我還是抱持著這種想法,無法跳脫。而我在此我非常感謝我的輔導老師--陳鳳秋老師,她給予我很大的寬容與自由來讓我自己思索、安排我的實習計畫;她總是不斷地鼓勵我,開導我,讓我不致於對教學工作因期望過大而產生挫敗。她就像是以等待小孩長大的心情來對待我的母親;又像是時時刻刻提醒我哪裡有坑洞的朋友。我認為陳老師幾乎可以說已經為我往後的教學樹立了良好的典範。

  雖然我還是認為自己並不足以達到為人師的標準,但我已不像先前那麼焦慮。所謂「教學相長」的道理,在我教了幾堂課之後,慢慢地也明白了。現在學生叫我一聲老師,我也會很高興地回應他。這是我從實習以來最大的收穫。